首页 | 新闻 | 专题 | 视频 | 国内 | 国际 | 周边 |图片 | 房产 | 文学 | 旅游 | 党建 | 经济 | 民情 |微博 | 开渔节 | 数字报 | 手机报 | 小城故事 | 阳光热线 |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象山港 > 频道中心 > 象山旅游 > 舌尖上的象山 正文
冬末年糕香
http://www.cnxsg.cn   中国象山港   2015年01月08日 19:39
  通讯员 朱敏  

  冬天,特别是新年的脚步渐渐来临的冬天,是属于年糕的。小区的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年糕摊子,白白的年糕一小叠一小叠地装在塑料袋内。价格也不贵,一袋10元钱。小摊上的年糕分好几个品种,有糯米年糕、粳米年糕,还有三七年糕。有次我问摊主,什么叫“三七年糕”。摊主说,是糯米与粳米的比例。我又问哪一种年糕好吃,他说各人的口味不同。我于是选了两种回家。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切上白菜或者青菜,做汤年糕吃。

  我喜欢吃黏黏的糯米食物。年糕、汤团、萝卜团、青团、粽子,怎么吃也吃不厌。前星期从乡下带回一大袋青团,一个人断断续续地吃了一阵,剩下6个,在冷藏箱里放久了,有了异味,不得不扔掉。淀粉的也喜欢,番薯、土豆、毛芋、玉米,都是我桌上的最爱。

  小时候,年糕的做法有两种,一种是手工做的。将一大团热腾腾的糯米饭放在石臼里,用圆圆的石杵不停地捣,然后放在案板上压平,切成方方正正的长条形。一种是机器轧制的,长长的年糕混合着热水,从机器圆形的孔内蜿蜒而下。大人们便用刀子将年糕切成一段段,手起刀落,丝毫不乱。小孩们,便在晾晒年糕的一排排篾席旁穿梭。趁着年糕还未凉透,买来豆酥糖,将年糕从中间扳开,将豆酥糖裹在中间。咬一口,甜滋滋,糯酥酥,好吃极了!家境好的人家,白米年糕甚至糯米年糕多捣点。家境不好的,在粳米或糯米里掺点高粱甚至全部以高粱代替。高粱年糕灰黄灰黄的,不十分难吃,但是吃多了,会有点糙口。

  年糕捣好了,大人们挑回家。搁几天后,将它们放进大缸里,然后往大缸倒满水,让年糕全部浸没在水中。接下来的那段日子,几乎就是年糕的天下了。煮饭时,奶奶会将两条年糕切成几块搁在饭镬上,盛饭的时候,将年糕搁在饭上。然后拿出一小碗“糖糊”(由番薯制成),让我们蘸着吃。更多的时候,是拿出一碟红糖,让我们蘸着。通常,我们会将糖碗蘸得看不见一点糖末子。如果不喜欢吃甜,那么就将苔条洒上一点盐,在锅里炒熟了,让我们蘸着。苔条绿绿的细末子附在湿湿的白年糕上面,无论视觉还是味觉,都很不错。但那时,我们都将味觉放在第一位。冬天的早上,来一碗汤年糕,味蕾上会开出记忆的花。晚上,全家来上一锅苔条加白糖的糖炒年糕,热乎乎地也不会亏待日子。年糕一般要吃到年后,有的人家甚至会吃到清明。

  现在回忆起来,高粱年糕其实也不难吃,带点甜味。而现在的糯米年糕总觉得不如小时候有嚼头。“糖糊”是基本上吃不到了,我已经有几十年没见它的影儿了。几十年没看现场捣年糕了,不知现在的年糕是怎么捣成的,工艺一定改进很多了吧?

  很多人事,便渐渐成了记忆,在岁月深处越藏越深。然而,年糕依旧飘香。

 

    【打印本文】 【关闭本文 稿源:        编辑: 欧亮亮     
相关报道

扫一扫 下载“中国象山”手机客户端

扫一扫 关注象山新闻中心官方微信
图片中心 象山新闻  今日视觉  老照片  图说天下  体育娱乐  网友论坛  趣图集锦

建筑老板改行当“羊倌” 特种养殖中觅商机

“荔港歌汇”闹猛开场

县摄协会员观摩第十届中国摄影节

天安组织员工体检

黄避岙乡迎新“样式”多

“百姓讲白搭”说说身边的事

圆梦爱心涌动——

中国渔政象山县大队开展技能大比武

大目湾首座横跨内湾桥梁合龙

“社区护士”培训上岗
新闻总站:中国宁波网 新闻 电视 邮箱 | 宁波日报 | 宁波晚报 | 东南商报 | 新闻热线:65659366   广告热线:13906841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