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总站:中国宁波网 新闻 电视 邮箱 | 宁波日报 | 宁波晚报 | 东南商报 | 新闻热线:65659366   广告热线:13906841860
        首页 | 象山新闻 | 国内 | 国际 | 娱乐 | 视频 | 聚焦 | 专题 | 今日象山电子报 | 象山风光 | 信息公告 | 论坛
    首页 | 象山诗人 | 缨溪雅韵 | 有凤来仪 | 缨溪新诗 | 八方来风 | 缨溪茶吧 | 缨溪楹联 | 缨溪动态 | 缨溪论坛 | 诗社概况 | 跨界文苑 | 缨溪网刊 |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象山港 > 频道中心 > 缨溪诗社 > 象山诗人 正文
陈超
http://www.cnxsg.cn   中国象山港   2013年06月24日 09:53

  陈超,女,80后。象山石浦人,现居杭州,从事通信行业,业余写诗及其他。

  作品6

  致大海

  海水浑浊、发黄,多数时候平静

  像一个进入暮年之人

  在黄昏中凝视一枚落日

  一言不发

  

    夏天,总有几场台风过境

  风高浪急,海水漫过堤岸

  海岸线的高度需要一再增加

  但那又如何,不过惯常事情

  

    潮汐往来,涛声永不停歇

  而我,从小目睹海水下深藏的危险

  一场风暴、一艘沉船,或者一枚铁钉

  一个关于水怪的传说

  这些足以让我,与这片日夜重复的水域

  保持距离

  

    多年后,当我随着生活的潮水

  随波逐流,到远方

  在异乡失眠,长期干涸

  仿佛一尾缺水的鱼,不断寻觅着

  可以容身与呼吸的水源

  

    而那片海,已经被我的思念

  反复煎熬,逐渐浓缩

  藏身于我的泪腺里

  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

  突然落下

  

        致渔港马路

  在大金山隧道和半岭隧道修建好之前

  渔港马路,是进入这个小镇的必经之路

  犹如一把钥匙,打开了小镇

  与外面的世界

  

    一边是大海,收起了内心的动荡与暴躁

  船舶林立,旗帜猎猎飞舞

  各色海鲜排挡,组成了一道温暖的港湾

  一边是商铺、住宅,再后面是山

  小镇的渔民们,会暂时脱下潮湿咸涩的外衣

  和其他地方的空气一样,充满着热闹的柴米油盐

  

    而我,在这条路上来回过无数次了

  来不及细数到底有多长有多宽

  就从清晨走向了暮色四合的

  黄昏

  

    这条路,记录过与一位少年的约会

  骑着单车一起晃悠,白色球鞋

  与蓝色裙子相遇

  理想,和远方一样遥不可及

  (虽然,我们如今已羞于提起理想)

  

    这条路,记录过一次纯粹的欢笑与哭泣

  一场场别离,那些

  我们曾经以为是短暂的,事实上

  却成为了永久

  

    这条路,记录过一个游子赶回故乡的脚步

  急迫、激动,还是失落,徘徊

  都化作人世红尘中

  滚滚的车流与辙痕

  

    如今,当我们再次回到渔港马路

  看望大海,就像看望

  我们的过去与未来

  重复,一次一次拍打、靠岸

  然后,化作四散的浪花

  离去。

  这一条渔港马路啊

  他丈量了我与故乡

  一生的距离

  

        海边日出

  幕布已缓缓降下

  天、海、沙滩,连成完整的一片

  不需要分界点,不需要再次被割裂

  偶尔还有海鸟,他孤独的身体

  上下翻飞,寻找归宿的身体

  在月色下,划出一道流动的光影

  

    深夜至凌晨,一场巨大的欢宴开始

  大约持续四五个小时

  从一种光亮慢慢转变成另一种

  安静与不眠,在此刻达成最高契约

  所谓波澜壮阔的一切,都被消解得

  无影无踪

  

    太阳,从海水里醒来,犹如初生的婴儿

  (尽管之后,他将被赋予无数伟大的意义)

  在不断上升的过程中,散发出

  越来越盛大的光彩

  此刻,一枚名叫“天不怕”的小贝壳

  在明亮的光线下,紧紧地

  裹住了自己。

  哦,这一场巨大的欢宴

  ——到达了终点

  

        岛屿

  一座岛屿,其实浓缩了一个人

  全部的轨迹

  我们在各自的岛屿上,划地为王

  当繁花开遍,当青草离离

  而有些,依旧被孤独占据

  荒野之上,几粒星子闪烁着幽暗的光

  

    许多年了,我们还是没有改变

  那些深藏的陋习

  总是急着尝试,从一座岛屿

  迁徙到另一座岛屿

  挣脱一个圈子,又投进另一个圈子

  尽管,到了最后才发现

  它们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我更愿意,把自己的岛屿

  比喻成一个巨大的笼子

  大海,为岛屿划下了

  清晰的边界,和不容逾越的束缚

  

    在眼神交换的瞬间

  大海,已经提前告诫了我

  一场风暴掀起的波浪

  足以,淹没一座岛屿

 

   麦田

  ——深夜,看影片《麦田》,后作

  

    是风轻拂过你,还是

  你装饰了风的颜色

  金黄的麦田

  麦子垂下高贵的头颅

  而饱满的气息,在你体内沸腾

  

    是什么在麦田之下,暗暗生长

  一座孤城,消解日复一日的等待

  比春天的相思还要绵长

  一个留守的女人,照看着你们

  她纤细的手指,抚摸过每一束麦穗

  低头含着的泪水,从眼睛里滑落

  深深地,淹没在麦杆根部

  

    再没有送别和离开,不知归期的等待

  没有客死异乡后,一匹老马

  捎来的坏消息

  男人们,放下剑和怒火

  回到家乡,种植庄稼、喝酒

  听孩子念童谣,偶尔也打架

  在收割的季节,大碗喝酒,醉倒

  夜晚来临,将头埋在你的胸口

  

    麦田,在天空下翻起波浪

  这一个巨大的金黄色器皿

  安放着,我们多么卑微的灵魂

  每一个时辰,和季节

  播种、生长、成熟,最后被收割

  如同我们,踽踽独行的一生

  

       比如,我想你

  午后阳光,穿过云层

  合欢花张开小翅膀

  紫色鸢尾,在风里摇摆

  万物井然有序,生长、死亡

  可是我,来不及微笑

  来不及把头发慢慢留长

  来不及穿蓝色布裙子

  落下眼泪。来不及假装

  被风吹迷了眼睛

  来不及告诉你,裹着小秘密

  一个中年人,只能对着树洞

  说出一些断断续续的词语

  

    比如,我想你

  而你,从未知道

      稿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