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总站:中国宁波网 新闻 电视 邮箱 | 宁波日报 | 宁波晚报 | 东南商报 | 新闻热线:65659366   广告热线:13906841860
        首页 | 象山新闻 | 国内 | 国际 | 娱乐 | 视频 | 聚焦 | 专题 | 今日象山电子报 | 象山风光 | 信息公告 | 论坛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象山港 > 专题中心 > 2013年专题新闻库 正文
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申报登记表-花岙兵营遗址
http://www.cnxsg.cn   中国象山港   2013年06月13日 14:53

 

名  称

花岙兵营遗址

时  代

明末清初

类  别

古遗址

所有权

国家所有

使用人

象山县文管会办公室

所在地

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高塘岛乡花岙村

海拔高程

37米—308米

经 度

29°04′15″--29°04′32″

纬 度

121°48′58″--121°48′48″

保护级别

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管理机构

象山县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高塘岛乡政府

 

 

花岙兵营遗址位于浙江省象山县花岙岛,系明末清初东南沿海地区一处规模较大的抗清军事设施遗址。

兵营遗址在花岙岛上分布较广,有主兵营2座、小型兵营和屯田等10余处。均用岛上天然砾石堆砌而成,筑有防御墙、关隘、嘹望所、烽火台、地道、路障等诸多附属设施,军屯田地1000余亩。雉鸡山、高涂岙两处兵营遗址面积最大。雉鸡山兵营平面略呈方形,前部呈钝角凸出,城墙合计长310余米,包围面积约4800平方米;高涂岙兵营平面呈东北—西南不规则长方形,通长220米,通宽约65米,面积在12000平方米以上。遗址规模宏大,两兵营均筑有城墙、营房、校场、地道等设施,中间以小道相通,上下呼应。小型兵营10余处,分布于岛上清水岙、悬岙一带、高涂岙周边、雉鸡山等处。众多小型兵营、哨所、嘹望所、关隘、烽火台、防御墙、屯田等,以两座主营为中心,共同构成了全岛有机军事布防,保存完整。

花岙兵营遗址为抗清名将张名振、张煌言(苍水)所筑,至迟始建于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一直沿用至康熙三年(1664年)张苍水被捕。该遗址现保存较好,主兵营整体布局清晰可见,城门、城墙、营房、地道等军事设施大部分残存,其规模之大、规划之周密、设施之完备为明清时期同类遗存所罕见,是研究我国明清时期兵营、海岛军事防御体系弥足珍贵的实物例证。

2005年,花岙兵营遗址被浙江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申报

对象

文物

构成

清单

文物名称

文物类别

保存现状

雉鸡山兵营遗址

古遗址

较好

高涂岙兵营遗址

古遗址

较好

悬岙小兵营遗址

古遗址

较好

悬岙岭顶小兵营遗址

古遗址

较好

清水岙小兵营遗址

古遗址

较好

雉鸡山小兵营遗址

古遗址

较好

雉鸡山练兵场

古遗址

较好

高涂岙练兵场

古遗址

较好

炮台山烽火台

古遗址

较好

炮台山小兵营遗址

古遗址

一般

屯田

古遗址

较好

 

 

 

 

 

 

 

 

 

 

 

 

 

 

 

 

 

 

 

 

 

 

 

 

自然与人文环境

 

花岙岛属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光照充足,无霜期长,年平均降水量1250—1300毫米之间。春夏之交多大雾,夏秋雨季多台风。水源充足,有谷地山涧数条,但直接流入海底,积聚储蓄较少。

全岛除北部有约2平方公里的海积平原外,均为低山丘陵地貌,平均海拔100—200米间,但地势显得高峻。中部雉鸡山海拔308.5米,西北德人山海拔305米,正北的大佛头山海拔275米。有火山凝灰岩和部分石英砂岩、花岗岩构成。海岸曲折,岬湾相间,多苍岩峭壁和洞穴,不易攀登,唯西北部平直为石砌堤岸。东南岸清水澳、天作塘有鹅卵石滩,花岙自然村前有沙滩。悬(阮、软)岙、后冲、高涂岙均为浅水泥涂,不宜泊船。唯东南天作塘、西南小花岙可资泊船。土壤以黄壤石沙土为主,覆有香灰土。禾草茂旺,灌木丛生,乔木以松、杉、枫、樟为常见,种有桑、杨梅、柑桔等。动物有野猪、野兔、田狗、刺猬、蛇、鼠及雉鸡等各种鸟类,养有鸡、鸭、猪、羊、牛等。北部平原以水稻土和白盐土为主,种植水稻,建有盐场。周边海域水产资源较丰富。

因岛为远古火山中心区域,历久形成多处奇特风光。以狼鸡山咀为中心的东部沿海,玄武岩石柱林、崖、洞、屿风光景观,气势雄壮,美不胜收;岛北部大佛头山雄伟挺拔,巨岩悬峙,高逾百米,状如佛头,故意状名山,古代番船入贡以此山为航标导向,国人曾以此山作为南田列岛之象征;岛上诸山多大规模砾石流坡,形成又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并为兵营的营造提供了砌筑材料的方便;花岙岛周边大甲山、小甲山、穿礁等大小岛屿则又呈现出另一番海上地质胜景。

花岙岛有2个自然村,共228户、833人。有耕地750余亩。居民农渔兼营,原以农为主,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渔业与海水养殖业比重增加。交通不便,尽为山间小道,2003年新辟贯通南北的砂石公路一条,始有所改善。北岸盐场建有小码头2座,是居民出入海岛的唯一交通枢纽,日有渡船通高塘岛金交椅村码头,近几年花岙岛开辟为县重点旅游景区。岛南部建有小码头2座,用于游客上下岛。有跨港高压供电线路,有电话、有线电视,给生产、生活带来方便。

 

 

文物本体状况

花岙兵营遗址是明末清初东南沿海建设的一处规模较大军事防御体系设施遗址,内涵丰富,有主兵营2座,小型兵营10余处,有防御墙、关隘、嘹望所、烽火台、地道、路障等诸多设施,军屯田地1000余亩。张煌言所作诗“鸠工严部勒,治屋亦犹兵。据水轩辕法,依山壁垒横。短垣缭却月,中露贯长庚。只此扶桑国,居然细柳营。”是对兵营最早最真实的记录与写照。

 

1、主兵营

1-1雉鸡山兵营

雉鸡山兵营位于雉鸡山峰巅西南400米山腰砾石流缓坡上,明末清初营房,坐东北朝西南,面海而建。中心位置北纬29°04'、东经121°45.9',海拔180米。营前有海拔约167米呈西北—东南向排列的三座平岗作为屏障,南下250米为花岙自然村。

雉鸡山兵营平面略呈方形,前部呈钝角凸出,总面积约4800平方米。城墙系用大块砾石砌成,总长计310余米,厚约1米,有收分,残高1 —2.5米,墙体上筑有方形瞭望孔。(西侧城墙为锯齿形)。四面各辟城门一座,宽1.3—3米不等,东北、东南两门有小瓮城,保存相对完整,其旁贴建单间独立小屋,西北门进深3.2米,残高1.8米。

兵营内营房总体布置呈倒“丁”字形,建于兵营的前部和中部一带;残存易辨者,有近20栋,约40间,单体平面以“一”字形为主,部分为曲尺形,每栋进深一间,面阔1—7间不等,朝向大多与兵营方向一致,依坎高低,参差不齐。营房墙体悉用砾石叠砌,从残存的山墙推断均为二坡顶,其上当初架檩盖茅,今已朽尽无存。单体建筑体量不一,墙体厚度大多在0. 45—0.8米之间,山墙高度一般为2.5米左右。通常前墙、隔墙辟门,偶见山墙辟门,有门宽0.73米、残高1.4米者,往往后墙砌有壁龛、山墙砌有窗户,尺寸大小不一。

雉鸡山兵营西北有小道,通向山顶哨所与山西北麓高涂岙兵营。两营相距700米,上下呼应。

花岙兵营有祭台或专门祭祀遗址。雉鸡山兵营城东北门外12米有一石构筑,村民传为祭台。西北门外20米,有建筑面积25平方米的一间小屋,传为张苍水建的平水老爷庙,并祀平水娘娘与土地神,祈求出海和岛居的平安。高涂岙兵营北面过校场北下百米,有一间独立小屋,为关爷庙,祀武圣关羽,这是抗清复明义军的精神依托。

1-2高涂岙兵营

位于距雉鸡山顶500米的西北麓砾石流坡上,系明末清初营房,其前部为悬岙坑西口台地,地形东南高西北低,海拔5—28米,中心位置北纬121°48'、东经29°04',兵营背东南(山)面西北(海)而建。因含于雉鸡山与中路山、德人山围成之海湾——高涂岙内而命名。兵营处岛西侧南北交通主道中点,向东可循悬岙坑、跨悬岙岭抵悬岙,而扼岛东侧南北交通要道中点。

高涂岙兵营大体呈东北—西南走向,为不规则狭长方形,通长220米,通宽约65米,面积在12000平方米以上。兵营有内外两道城墙,其外围城墙,中段相对平直,两端段随坎曲折,全长近600米,其中西北面中段110余米处,筑有间距为1米多的平行复城,外层可视为郭,城、郭厚度均1米许,残高0—2.5米。城中营区由与营城形制类同的墙垣分隔成大致为十个规模不等的小区,该墙垣暂命为子城。子城与营城互相搭接,随基起伏,逶迤盘曲,残高0—3米不等,厚度不一,但墙基宽多为1.2—1.5米,身有收分,偶见壁龛。

营城的西门经后世扰动,北门已塌,形制不明;西门外为台地前沿高坎,其下原为海岸,与兵营用石磴道联结升降,作为出海口,门旁有方形残墩;北门处于复城段城墙中点,门内有石砌斜道通往兵营中部中心小区北门;南门保存较好,宽3米,残高1.5米,出南门上石流坡有间道与雉鸡山兵营相通;东门宽近2米,门外东侧贴城有哨所遗迹。北门城根(外)有石砌圆井一口,井口覆盖有大石块。

兵营内营房中部密集,东部次之,西部疏朗,不完全统计,近30栋约60间。单体建筑形制与雉鸡山兵营类似,朝向多数与兵营一致或稍偏,少数异之。中心小区营房布置作院落状,推测为指挥机构所在,议事与生活两用。前部四合院,倒座74平方米,正屋104平方米,两旁厢房,均向天井开门;后部地坪突然提高,砌“一”字形东、西两栋后房,东栋后房前石砌地坎,为门前横向道路,其实中空,内为地道,宽约1米,高约0.7米,西段崩毁,原似通向南门外,东、西后房后又有数间独立小屋。

以中心小区东后房为例描述单体营房构造:朝向西北偏西,残存墙体以大小不一的块砾砌造,不甚规整。通面阔(以砌体外皮计,下同)20米,进深4.5米,四开间,自东至西分别面阔5.83米、5米、5.77米、5.83米,墙体厚度在0.45—0.8米之间,残高0.3—1.8米不等,其中东、西山墙分别残高1.8米与1.4米,东起第一、二、三间均前墙辟门,第一、二间门宽0.7米,第三间因塌不明,第三、四间间隔墙前部开内门,宽约0.6米,遂成套房。第一间内东侧有南北向墙体砌迹,因完全坍塌,情况不明,似隔为暗室或储物仓之用,第二间东壁离地1.2米高度砌壁龛,高0.35米、宽0.3米、深约0.25米,第三间后壁离地0.7米砌壁龛,宽约0.6米、高0.27米、深0.4米,西山墙则离地0.9米砌宽0.3米、高0.4米洞窗。该兵营为硬山造两坡顶建筑。

 

2、其它建筑(小型兵营)

其它小兵营大部分残存

小型兵营10余处,散布全岛各地,以清水岙、悬岙一带、高涂岙、雉鸡山周边布置最多,其它地方相对较少。主要分为两类,一类为生产生活,日常生活或屯田之用。一类为关隘、哨所、瞭望。原全岛自北向南,大佛头山、北面山、雉鸡山、火着山头、炮台山之山顶均设瞭望所,炮台山又有烽火台。小兵营选址、朝向依地理形势与利于战防、嘹望、联络、用船、方便屯垦而各不相同,或山顶山坡,或“溪头谷口”或岙底海边,或向阳向路或面海面水。通常由1—4栋房子组成,其布置、体量、式样、筑法与两座寨城内营房类同,但一般不设围垣。

保存较好的:

1)、悬岙小兵营遗址

其中位于悬岙岙底、北面山砾石流坡西侧的悬岙1号遗址颇具特点,系明末清初营房。花岙村民传为张苍水隐居被捕之所。遗址海拔约90米,北纬29°04′39″,东经121°49′22″。座南朝北,筑于石砌高坎上半圆形的台地内侧。兵营曲尺形布置,正屋一栋,两大间,西山墙外附建小屋一间,东侧横屋一栋,单长间,均前壁开门。正屋面宽16米,进深6米,墙残高0.5 —3米。其中东间面宽7米,前壁开洞窗,门宽1米;西间面宽9米,西山墙上开洞窗与壁龛,后壁特厚,齐腹以上砌出通排大壁龛,立石作隔,似为苍水“积书充栋”之用,门宽达1.4米,设条石门槛,为所有兵营中唯一。横屋面宽6.4米,进深4米,南山墙砌壁龛,北山墙筑洞窗,正对院子出入口,门宽1米。正屋西山墙外小屋面宽3.3米,进深2.4米。因为台地前沿石砌高坎上增砌女儿墙,使屋前拥有约90平方米的院子,院子东北角——横屋北山墙与女儿墙间作为出入口,宽1.4米。兵营东、南、西三面多荆棘杂树,北面高坎陡起,坎下绿树成荫,相当隐蔽,山下不能发现营房,但在营前向下望,视野宽广,悬岙海面与东北面南田湾海域大部收于眼底。悬岙1号兵营选址较殊,构筑比同类型兵营高大宽敞,有主房、次房、警卫、厨房或厕所等不同功能之分配,设施相对齐全,应是首长营房,花岙村民中有“该茅草厂厂基是张苍水住”的说法,许多史料称张苍水归隐、被执悬岙,故完全有可能是张苍水在清康熙三年(1664)迫于大势、解散义军后归隐与被执之所在。

2)悬岙岭顶小兵营

位于悬岙岭顶、雉鸡山北山坳、处于高涂岙与悬岙小兵营之间,系明末清初营房,靠山面海,依地势高低建造有三处兵营。最高一层东经121°49.742′,北纬29°04.742′,海拔102米,现存5间营房,面朝东南,均为长方形布局,乱石砌筑,坍塌,残高0. 5—1.6米不等。每间营房均设有一门,窗户和壁龛不清。营房前建有长方形平台,台坎用乱石砌筑,长6.6米,跨4.7米,高约2米,连接高涂岙兵营与悬岙小兵营,可传递两地之间敌情,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中间一层兵营,东经121°49.261′,北纬29°04.733′,海拔98米。现存4间房屋,面朝东北,三间为一字屋,其北另建一间兵营,均为长方形,用乱石砌筑,坍塌,墙体残高.0.35—2.05米,门宽0.7—0.8米。

最下面一层兵营,东经121°49.277′,北纬29°04.734′,海拔91米,布局零散,平面亦为长方形,乱石砌筑,均设有门,墙体残高0.3—1.6米,门宽0.6—0.8米。

3)、清水岙军事设施

清水岙军事设施位于雉鸡山西南山坡地带,明末清初建造。面海,东经121°49′11″,北纬29°04′33″。此处遗址规模较大,设施齐全,由小兵营、高台和屯田等组成。小兵营面朝西北,三间,曲尺形布局,乱石砌筑,每间均辟有出入口。高台依山势建造有6、7处,均用蛮石砌筑,最高的有7米之多,长数十米。其东北侧山岙有屯田数百亩。具有战时防卫,平时耕作自给等功能,构成了有机的防御体系。

4)、雉鸡山军事施舍

位于雉鸡山西南坡山谷处,在雉鸡山主兵营西南角,明末清初建造。由三处不规则圆形建筑组成,现存为地穴式,在乱石堆下挖而成,墙体及地面皆用乱石砌筑,一侧置壁龛,一侧僻出入通道,其中一处用乱石墙在中间分开。地面上建筑面貌不清。从其所处地理位置分析,该遗址应为哨所。

 

3、地道

雉鸡山兵营和高涂岙兵营内均设地道,明末清初建造,其大小、深浅,走向不一,常随地形曲尺形转弯。往往挪动房屋周围的大块石就能发现地道,推出或拔去墙体石块就能发现地道暗口。如雉鸡山兵营西南一线山麓、岛西之南北向主道外侧筑有长数百米高约5米左右的防御墙,外侧面砌有五个以上高1.4米、宽0.5米地道口,分段布置,直入数米后转弯,深不可测。地道成为有效抵御进攻的陆上第一道防线。因地面坎障纵横,难以勘探,目前地道详情不明。两寨城之间是否有地道相通,目前尚不得而知。

 

4、校场

花岙兵营遗址共有校场四处,主要为平时操练兵马之用,明末清初建造。其中雉鸡山兵营有三处,其一在营之西北,距营130米,面积1600平方米;其二即在营前,面积800平方米;城南20余米为第三校场,面积300余平方米。三校场均有大砾石或高起的台墩作操练指挥台。高涂岙兵营北面也有一处校场,处台地前部,面积达4000余平方米,近兵营侧砌有厚0.6米左右之矮墙垣,台地西北沿亦然。

 

5、屯田

花岙岛各处分布有石驳屯田梯地1000余亩,充分利用了岛上可供垦植的土壤,有水则田,少水则地,有田地处大都有兵营。

 

 

 

历史沿革

花岙岛即为张苍水在南田进行抗清活动的主要根据地之一,故其历史沿革跟张苍水本人的活动变化密切相关。

清顺治三年(1646),张苍水投笔从戎后,或与张名振一起营建兵营及其它军事设施,并在此进行屯田。

顺治十二年(1655),名鲁王之定西侯张名振卒后,张苍水始独立经营盘踞。

顺治十六年(1659)至康熙元年(1662),继续营造,花岙兵营始成现存遗址之规模。

张煌言(1620—1664),鄞(今宁波)人,字玄箸,号苍水,民族英雄、爱国诗人。清顺治二年(1645)投笔从戎,与钱肃乐等奉明鲁王朱以海监国,旋监明鲁王之定西侯张名振军。张名振故后,接统所部。前后以南田林门一带为主要根据地,坚持抗清复明斗争十九年,曾率部“三渡闽关、四入长江”,累官至南明兵部尚书。康熙三年(1664)六月,面临绝境,解散义军归隐花岙岛,同年七月十七日,因叛卒出卖被执,九月七日于杭州慷慨就义,葬南屏山之阴,与岳飞、于谦同为“西湖三杰”。乾隆四十一年(1776)赐谥忠烈。著有《张苍水集》。

康熙三年(1664)六月,张苍水解散义军归隐花岙岛。同年七月,张苍水被执,花岙兵营等设施遂废弃不用,屋盖木架构与茅顶逐渐朽坏。

同治、光绪年间,沿海岛村禁解,直至当代,民众于兵营中放牧、捕蛇、采药、砍柴、盗宝、伐木和拆墙修塘,致使兵营等设施遭受一定的破坏,墙体逐步残损,地穴地道渐次塌露,遗物散失。

1982年10月4日,雉鸡山与高涂岙两处兵营遗址被象山县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一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名称为张苍水兵营遗址。

2005年3月16日,“花岙兵营遗址”被浙江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五批省级文保单位。

 

价值评估

 

1.花岙兵营遗址内涵丰富,布局清晰,为研究我国明清时期兵营、海岛军事防御体系设施提供了珍贵的实例。

 

花岙兵营遗址规模之大、规划之周密、军事设施之全为全国明清时期军事设施所罕见,在选址布局、取材、营城营房的布置、建筑方式与方法、附属设施的配套、屯田的营造等各个方面都可供研究。

花岙岛地势陡峻,沿岸多悬崖峭壁,浅水滩涂。北端大佛头山有嘹望之利,与高塘岛隔港而邻,东有南田岛和临(林、蜊)门基地,南临汪洋大海,岛炮台山上设有烽堠监察报警,故敌军难以进攻。将两寨兵营建于岛中南部制高峰雉鸡山西南腰与西北麓较隐蔽位置,除山顶哨所纵览四周洋面、岛屿外,两主营可直接遥望台州之宁海、三门,监视三门湾海面,同时扼岛东、西两条纵向交通要道,又因岛西南多港汊,部队乘船出海相当方便。两兵营一高一低,上下呼应,互成正奇。又有大量散在小型兵营的机动灵活的种种配合,无论进、退、聚、散、防守、出击均得地理,择址分配十分科学,非卓越军事指挥家莫能为。花岙岛植被非常茂盛,多砾石流坡。兵营多建于砾石流缓坡上,就地取用大块砾石垒叠营城与营房墙体、地下孔道、地面工事,就地采伐树木、茅草,构屋架、盖屋面,建成最容易营造却适于军队生活的两坡顶营房。就营城营房等本身而言,营城前面即是平岗或台地,用作校场是最合适不过了;雉鸡山兵营正面城垒于较高的地坎上,高涂岙兵营正面城墙为复城,无疑利于防守;两营均设有四门,三门在营前部不同的位置上,一门在营背部,使出城御敌便捷,撤退隐蔽快速:营城内的营房,中心部位布置可能用为指挥机关的主要建筑,四周布置普通营房,疏密有致、互相照应;高涂岙兵营又筑有子城,所谓“步步为营”;营地低下构筑地道、洞穴,可资地道战般打击入城之敌,可储粮、藏身,撤离间或排水。雉鸡山城外布置数栋小屋于高坎下的茂林中,可能是用作哨位与遇到敌军围城后外出报信。10余处小型军事设施遍布全岛,1000余亩屯田梯地充分利用了岛上角角落落的可供垦植的土壤。方方面面都表明了这是一处规划周密、布局清晰、因地制宜、设施完备的明清时期大型军事设施。

 

2.花岙兵营遗址对更加深入与全面研究张苍水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张苍水选择南田一带作为抗清根据地,选择花岙岛作为最后抗清基地是在掌握全国时政大势、敌我力量布局与对比、十分了解南田与花岙岛地理位置及条件等基础上决定的,充分地反映了张苍水建立根据地,坚持长期抗清的军事思想与谋略。他如何通观岛屿合理利用地形地貌布置与营造兵营、屯垦自给,构筑工事,是张苍水依靠沿海群众,保存壮大自己,联合以郑成功为主的各路义军,伺机共图复明大业的军事路线与才能的体现。张苍水写下了许多军旅生涯的诗文,兵营遗址等实物则是最好的注脚与诠释。

3.花岙兵营遗址为研究明末清初抗清史、南明史提供了重要的材料。

张苍水与他率领的义军坚持抗清时间最长,事迹最壮烈,但张部在恶劣形势下如何在南田一带艰苦卓绝地开辟与建设根据地坚持抗清却一直鲜为人知。花岙岛兵营遗址无疑为研究明末清初抗清史、南明史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4.花岙兵营遗址为研究明清时期海岛军屯提供了重要的实物材料。

明代屯田之制,分军屯、民屯,军屯在边地者三分守城七分屯种,内地则二分守城八分屯种。明末清初花岙岛上的军屯,可说是沿袭了明代军屯制,作为最后一个抗清根据地,其内部采用或创制了何种守屯之制,兵营、屯田的遗存提供了绝无仅有的实物资料。

 

相关研究情况

1、有关张苍水事迹的研究

明末至清初直到近现代,有关张苍水的资料非常丰富。如其本人有《张苍水集》留世,其它主要的有著名学者全祖望纂写的《明故兵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侍讲张公神道碑铭》、《张苍水年谱》,以及黄宗羲为其写的《有明兵部左侍郎苍水张公墓志铭》,《清史》中亦有传,各种故事逸闻散见于《象山县志》及民间。

2、有关花岙兵营遗址的研究

关于明末清初张明振、张苍水屯兵南田林门(又作临门、蜊门等),南田岛与高塘岛间(海港)、转战抗清,张苍水最后迫于形势散军隐居南田悬岙(花岙)的史实,自清初至解放后虽有大量史籍文献明确记述,但因花岙地处僻远、孤悬海上、交通不便,史家学者未能亲临实地、亲见兵营,缺乏对花岙兵营的了解,就不可能对兵营本身有专门的研究,直至十几年前的当今,尚有学者和对张苍水问题关心者仍茫然不知悬岙在何处,竟说象山南田没有悬岙,去奉化、舟山寻找悬山,当作悬岙,加以宣传。

1989年,桂心仪、周冠明两位先生在《宁波大学学报》上发表《张煌言蒙难事迹考》一文,根据清《圣祖实录》及多种典籍、舆图,考证出张氏“实于该年(甲辰)七月二十日被捕于普陀之悬山(今名元山)。1997年8月,宁波、舟山两地的部分文史学者在普陀台门镇举行“张煌言蒙难元山岛学术研讨会”,会后再次提出“明末英雄张苍水蒙难悬山岛”这一学说。之后,几位浙东学术史的研究专家和象山当地的文史工作者发表最新论据以支持“象山花岙说”。此后张苍水被执象山花岙遂成定论。学者们认为:

1)张苍水被执“悬岙”

张苍水自己的记述,是最确凿的第一手材料。张苍水遗作《入定关》中注明:“在悬岙,甲辰七月十七丑时被执作也”。另外,张苍水散军后的诗《采薇吟》,还有《入山》、《清音》、《山居即景》等,其中所描写的景色,都可以与悬岙的实地景物相对照。与张苍水同时代人士的记述真实性强,其中治学严谨的经史大家特别是与张苍水渊源较深者的记述,更为可信。曾于清顺治时任秘书院修纂、国子监祭酒的吴伟业所著《张煌言殉节始末》,经史大家黄宗羲所著《有明兵部左侍郎苍水张公墓志铭》中均有张苍水被执悬岙情节。

2)悬岙即今之象山花岙

1915年的民国《南田县志》在“古迹补遗”中有明白记载:“阮岙,或即悬岙,《宁波府志》载张煌言散军隐居南田之悬岙。”《南田志略》亦云:“今之花岙,其南港汊,其北峭峭壁。今名花岙,其时名悬岙。”只要到过悬岙(阮岙),就能领略到此地景物与前列《采薇吟》所写的极为吻合。象山文管会的同志通过调查发现当地方音的“悬岙”、“阮岙”完全相同。

大量的历史文物遗存与张苍水被执地的史料及民间故事相互印证、相互补充,证明花岙岛的抗清兵营确实与张苍水有关。但时至今日有关兵营本身学术、保护、管理的专门研究仍然很匮乏。象山县文管办结合史料,多次深入实地调查兵营,逐渐看到了遗址的重要意义,对兵营遗址的价值作出初步的评估,对它的学术、保护、管理作了初浅的有益探索。撰学术论文《花岙兵营遗址探究》、《花岙岛何以成为张苍水最后抗清据点》与调研文章《张苍水抗清兵营遗址》。省考古研究所四位专家经实地考察后,认为兵营遗址气势大、保存好,很有保护价值,同类型遗址国内未见报道。推荐花岙兵营遗址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期进一步加强对遗址的研究、保护和管理,发挥这一笔历史文化遗产的应有作用。

调查、考古、保护、展示工作

花岙岛地处象山县最南端西侧,交通十分不便,过去要船渡石浦、林门、金交椅三港,步行穿过南田、高塘两岛,县城至花岙岛要花1—2天时间,上岛之后,金椅山区小道,除农家渔家外,无食宿之所;花岙兵营又全掩没于柴草荆棘中,难以窥测,值农家在兵营中砍柴后,才可能局部得见,作出踏勘调查;开始虽只了解雉鸡山、高涂岙两座主营,但面积各在五千、一万多平方米,县文物办人手少、经费紧、经验缺、工具差,调查十分困难,致难得上岙。近些年,岛上条件有所改善,交通亦有改进,相对方便些,但往返一次仍是不易。故自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至2004年9月,下岛调查20次,仍有许多该调查的内容尚须继续调查。此择较重要之调查,简列于后。

1、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1982年春夏之交,县文管办符永才、钱卫国等在原文化馆了解二座主营基础上,首次上岛,拍摄一些兵营的零星照片,并向农民作了口头调查,没能形成文字资料。同年报批为县首批文保单位。

2、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后复查、补查。1986年3月19日,县文管办钱卫国、夏乃平调查花岙岛雉鸡山兵营、高涂岙兵营。雉鸡山兵营在山东南腰砾石流坡上,前临三个平岗,但虽经农民在冬季砍去部分硬柴,荆棘仍漫笼营房、城墙,无法顺利深入,大致了解了营城和中西部营房局部轨迹,填写了《浙江省文物遗址调查(复查)登记表》,勾出一份两营平面草图,照片几十张入档。

3、1997年11月23日,县文管办夏乃平、郑松才陪同县文史有关同志与宁波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许孟光、丁友甫及杨古城、曹厚德、王重光等文史、报社新闻工作者共16人考察雉鸡山、高涂岙兵营。郑松才摄回两营局部暴露的兵营11张照片。此次考察到高涂岙兵营外(北城跟)石砌水井、数条地下通道、数间营房的形制,并作了大量记录,还发现两营校场的围垣与界址立石。又考察了石浦东门岛上古迹与南田岛上与张名振、张苍水有关的遗址遗迹、南田岛与高塘岛之间的二张抗清基地林(临、蜊)门。

4、1999年4月5日一6日,县旅游资源调查。调查者:县旅游资源办公室夏乃平(文管办借用)、孙万立(县地名办借用)、杨伟杰(旅游局)三位,并邀请三位摄影工作者与文史爱好者,共六位同志,调查花岙岛自然旅游资源外,又调查了北部的大佛头山发生庵、花岙兵营之北营遗迹、白猿(史籍有载、民间有口碑)哨所、箭墙(山坡上一堵高约1.8米残墙),了解到高涂岙兵营地道口增多、墙体砌顶有被翻落的情况。此次调查引起夏乃平对全岛上究竟有多少兵营、屯田,如何分布的关注,并促使他对当前形势如何防止有意无意的无知性破坏加以考虑,村民既是调查兵营等文物的对象,同时又是需要进行保护文物教育宣传的对象。

5、为宁波海曙区文管办张苍水故居内开辟张苍水史迹陈列制作兵营模型实地考察并调查。参加者:县文物办夏乃平、海曙文物办陈联飞与—王姓制模技工。时间1997年7月23日一24日。由花岙村支书金小茂与村长戴官夫等接待陪同。先考察高涂岙兵营,后调查雉鸡山兵营。兵营柴草十分茂盛,由村干部持柴刀斫刺砍柴开路,引领深入,找到较典型营房后照相、丈量、勾图记录,以用制模型。夏乃平在两天调查中新发现为:①、村民手中有从兵营中拾到完整遗物白瓷碗等;②、今地图上“软岙”,即过去“悬岙”、“阮岙”,因方言音同,不同写法之故,张苍水被捕即在该地;③、兵营内现露地道口原均块石封口,是村民等无意中发现,使之暴露。④、校场较详细情况;⑤、水井尺寸;⑥、高涂岙兵营中心子城北门外小壕及壕桥;⑦、营房中壁龛、洞、门砌筑的基本规律;⑧、雉鸡山兵营西北门外谷坡高坎下有三栋半地穴式二坡顶兵营:⑨、大规模梯田分布部位;⑩、雉鸡山兵营西南城门、西北城门外平水庙、高涂岙兵营西门部位原来状况、成现状之原因。收获甚大。

6、2001年7月13日一14日,省考古研究所陈元甫副所长、宋暄、孙岳明科长、李守之四专家来象山,由县文管办郑松才、夏乃平陪同至花岙考察雉鸡山、高涂岙两兵营遗址,对兵营进行了勘探,各自照了一些照片,辨认了一些遗迹。夏乃平摄了大量照片,并对雉鸡山兵营前三校场作了步测。四位专家考察后认为兵营规模较大,保存状况较好。这类遗址在全国范围内恐怕仅此一处。在准备资料齐全后,可以申报省级文保单位,;

7、2001年11月26日一28日,雉鸡山、高涂岙两兵营平面图测绘。县规划局测绘室覃、倪、李三位同志,由文管办郑松才、朱耿芳、贺俊彦、夏乃平四人陪同,上花岙岛进行测量。测量工作比较顺利,但因某种原因测量比较粗糙,仅平面示意、单线布局而已,有些海拔落差较大的地方,没有测到。在测量同时,夏乃平对高涂岙兵营地形地貌、遗址上遗迹、洞穴功能等作了进一步辨认,分析研究,有新的认识和收获。

8、2002年1月23日一24日,补、核雉鸡山、高涂岙两兵营平面示意图。参加者:县文管办郑松才、朱耿芳、贺俊彦、夏乃平。在校核测绘室制作的平面示意图中,发现了一些实际未测的遗迹,在图上手工补上,返回后交测绘室补绘。

9、2002年10月2日一3日,县文管办郑松才、夏乃平陪同象山县历史文化研究会(筹)共10人考察花岙雉鸡山、高涂岙兵营,调查悬岙小型兵营等有关张苍水被捕地。悬岙小型兵营数处,对悬岙1号兵营作了丈量,勾出草图,夏乃平根据当地同志口碑和兵营规模、结构、所处位置、地形地貌、结合史籍资料、墙孔中的瓷片,以为1号兵营是张苍水归隐、被执的所在。

10、2003年2月18日一23日,因花岙高涂岙沙埕农民取沙出土唐代青瓷器等器物,县文管办郑松才、贺俊彦、夏乃平赴出土地点调查查处情况。后在沙埕经挖沙后呈现的沙坑中发现不明性质泥筑遗存残体,留下清理。整个过程由老村长、业余文保员赵大梅、戴官夫同志帮助。夏乃平了解到雉鸡山西北门外小庙原来是古代遗留建筑,是张苍水部为祈求海上平安建的平水大帝、平水娘娘庙,不是后代村民为纪念张苍水的小庙。2月19日上午,夏乃平向赵大梅全面了解调查花岙岛上有关张苍水军屯遗址情况。此次调查,所知小型兵营有50余处,军屯田地有400多亩。

11、2004年9月2日一6日,宁波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派王结华、刘志远、林国聪三位同志随带仪器帮助象山文管办对原测图进行实测校正与补测,由文管办夏乃平陪同上岛工作。除补测、重测工作外,又测得高涂岙兵营中心小区东后房结构示意图与雉鸡山兵营东南城门的结构示意图。在5天时间里,夏乃平利用闲暇,进一步调查了全岛小型兵营、军事工事、军垦田地的分布与详细情况。

12、2008年12月底,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部分同志与象山县文管会办公室对该兵营遗址进行了联合调查。

13、2009年4月中旬,宁波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与象山县文管会办公室联合对该兵营遗址进行测绘工作。

“四有”工作情况

1.保护管理机构:

1、象山县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

文管办为常设法人代表事业单位,编制9人,围绕业务和内部管理分工定职,涉及文物行政大事,则报告县政府、县文管会、县文教卫体局级领导作出决定。如文保单位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由文管办同城乡建设局议定后,报县府公布。花岙张苍水兵营遗址亦是如此,文管办依法依县府决定的事项进行具体业务操作或指导,有时代表县文管会行使少量行政、协调事宜,如,根据文物守土有责精神,委托乡镇、村管理当地文保单位与文保点等,花岙张苍水兵营,则委托高塘岛乡政府、花岙岛村委会,并组织业余文保员进行管理。

2、高塘乡政府

高塘乡以前为高塘公社。其作为保护机构、责任人自然是乡长,但真正分工负责文物保护工作的往往是乡党委宣传员、乡文化站干部,高塘乡做文物保护工作时间最长的是陈青茂、陈朝晖同志。现任宣传委员是郑泳舰同志,文化站陈朝晖同志借用县文化市场办公室工作,故暂缺。

3、花岙岛村村委会

花岙岛原有四个自然村,除花岙自然村人口较多外,均为很小的村子,原县级文保单位张苍水兵营只含雉鸡山寨城与高涂岙寨城,该两兵营所在地块背居花岙自然村,故该文保单位及岛上的有关文物的保护工作均由该村接受县文管办的委托,尽地主之谊。至今年9月,岛上四个自然村已合并为花岙岛村。花岙自然村一直由支部书记与村长、社长、村委会主任共同负责,以支部书记为主,村支书许多年来由金小茂同志担任,文物保护工作亦自然由其负责,村长赵大梅、戴官夫等同志协同。因岛交通不便,在2000年岛旅游开发、未造宾馆之前,文管办同志下岛后往往食宿村支书家中,由他召集有关村干部、业余文保员协助工作。

4、业余文保小组

 业余文保小组由已退休村长岗位的赵大梅、戴官夫两位业余文保员组成,仅于1999年开始担任,在原村长岗位经常帮助做好文保工作的基础上自愿加入业余文保队伍,平时无报酬做不定期巡察,一旦发生情况即及时向各级领导汇报,在文管办下岛工作时,常由他们陪同、协助工作,对全岛兵营、屯田、军事设施等情况十分了解。

 

2.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及建设项目控制情况:

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由县文管会办公室与县城乡建设局共同商议划定,报象山县人民政府《象政发1990(61)号》通知批准公布。

保护范围:现存兵营遗址。

建设控制地带:

1、高涂岙兵营遗址,以遗址墙为线,前、后、左、右各延伸50公尺。

2、雉鸡山兵营遗址,以遗址墙为线,前、后、左、右各延伸50公尺。

建设控制要求:

1、不准建造坟墓。

2、不准开山取石。

具体保护范围,以现存高涂岙、雉鸡山两寨城外围城墙为界;建设控制地带区域范围,因处荒野山坡、台地,具体缺少永恒不变的标志物,难以作出明确描述,只能如公布的文字所述,以两寨城城墙为基准,向左、右、前、后推出50米作为界限,予以控制。值得说明的是,随着对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工作认识的不断深化,文保单位情况的变化、实际保护的需要,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必须要作出大的变更,需要重新研究确定,重新予以公布。

 

 

3.保护标志情况:

张苍水兵营遗址为象山县人民政府于1982年10月4日首批公布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在1985年春完成文物保护标志碑与保护说明碑一通。原立于花岙小岭头,在通往雉鸡山兵营遗址与高涂岙兵营遗址道路的三叉口位置,以砖砌混凝土沙浆抹面的小方台作为基座,2003年,因为改善岛上落后的交通状况,开辟公路。劈低小苓头,影响到保护碑,故移置于雉鸡山兵营遗址南侧路口,以自然山岩凿卯口为墓座。拟增刻一块,置高涂岙兵营遗址西门外,基座将用石质须弥座式或自然山岩式。

保护标志碑与保护说明碑碑身石质,横置长方形,宽100厘米、高70厘米,碑文为:“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花岙兵营遗址/象山县人民政府立/二〇〇五年  月     日公布。”除碑上部一行“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9字为仿宋体外,余皆为行楷书体。碑阴即为保护说明,书写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与控制要求,亦均为行楷书体。尚未立界桩,待重划保护范围与建设控制地带时一并质立。

4.保护档案

花岙兵营遗址有专门的保护档案分别存放在浙江省文物局、宁波市文保所和象山县文管会办公室。

2002年,建立了县级文保单位四有档案。

2008年,建立并完成了省级文保单位四有档案。

 

安全保卫情况

花岙兵营遗址,纯属砾石砌筑,原则上不存在防火防盗问题;偶有捕蛇、采药、挖树桩现象,损坏砌体,由于文物保护在该岛上已基本为村民所知晓,又有业余文保员顾及,损坏砌体情况越来越少。过去,有人希望能在兵营中发现金银宝贝,翻动石块,寻找地下洞穴,以致破坏地道,今事实无宝可盗,类似情况已无发现。但仍需加强宣传,提高警惕,防止不应该发生的砌体损坏。

无专门安全保护组织,依靠村党支部、村委会与业余文保员。

 

下一阶段保护、管理、使用计划

根据县政府“旅游兴县”战略决策,我县规划部门、旅游部门、文化部门及当地人民政府都进行了动作,近期主要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1、在雉鸡山兵营遗址的西北山地上建造张苍水纪念馆,下阶段将进行布置相关陈列,并对外免费开放。

2、旅游部门与当地政府已初步完成了花岙岛旅游发展规划,在保护好兵营遗址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兵营遗址的作用,为花岙岛的旅游发展做出贡献。

3、花岙岛原始地貌保存较好,特别是中心式火山地貌,有“海上石林”之称,世界上也罕见,当地政府部门积极筹划申报国家地质公园。

4、花岙兵营遗址的保护规划正在启动。县有关部门已达成共识,形成了花岙兵营遗址公园的构想。 

      稿源:   
相关报道
关闭     

广告热线:

13906841860
13884442702
论坛热贴| bbs
 
美图共享| picture
故宫印象
光影然乌湖
紫鹊界云海
布莱德湖
绩溪--徽派建筑
大美龙脊梯田
绚丽的苏梅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