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总站:中国宁波网 新闻 电视 邮箱 | 宁波日报 | 宁波晚报 | 东南商报 | 新闻热线:65659366   广告热线:13906841860
        首页 | 象山新闻 | 国内 | 国际 | 娱乐 | 视频 | 聚焦 | 专题 | 今日象山电子报 | 象山风光 | 信息公告 | 论坛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象山港 > 新闻中心 > 图片中心 > 老照片 正文
纪念象山解放58周年
http://www.cnxsg.cn   中国象山港   2013年05月21日 15:31

  今年7月8日,是象山解放58周年纪念日。这里刊载的5篇回忆性短文及图片,真实展示了象山解放初期的峥嵘岁月。为了肃清残匪、巩固政权、发展生产,当年老干部们激情燃烧、冲锋在前的经历,深深地激励和鼓舞着我们在新形势下,进一步激发创业创新的热情,为建设富裕民主文明和谐的现代化新象山而努力奋斗。 ——编者

  深山剿匪朱华庭供稿

  我是管粮食的●口述:常明照整理:吴志蔚

  我的老家在河南许昌,由于上中学时受老师的进步思想影响,我在1948年9月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当时,许昌已经解放,不多久我就随部队南下了。在部队里,我是管粮食的。1949年5月解放宁波后,我就被分配到宁波地区粮食局。

  我是1949年10月初来象山的,主要任务是抓好粮食工作,以协助象山组建人民政府。“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食工作很重要,在部队时,为了顺利采购到粮食,我们是挑着那时发行的解放区币行军的。一到象山,我们就很快成立了县粮食局,由县领导李瑞三兼任粮食局长,具体工作就由我负责。

  象山的粮食本来就不多,为保证各个部门供给,除了地区粮食局划拨一些外,主要靠我们到各区各乡征粮。我们一开始就做群众的思想工作,到各地贴标语,向老百姓宣传“人民当家作主了”、“我们是为群众办事的”、“要想过好日子就听党的话”等。很快,群众的热情高涨起来了,好多老百姓开始来出主意,给我们提供那个地主、富农家存有粮食。一段时间,地主、富农们自己一担担挑着,或一袋袋地驮稻谷来到粮站缴粮。南庄地区更是场面空前。为了存放粮食,我们征用了洋心的义庄和上半河的“五间房”做仓库。

  尽管当时象山已经解放,但由于土匪很多,所以还比较乱。其中发生的一件事让我记忆深刻,有一次到宁波开会和县委书记念方之一起回象山,在象山港渡口准备上船时,有一股土匪看到我们穿着黄军装,就向我们开枪发威,念方之就向土匪喊道:“我们不是好惹的!”随着警卫员的一梭子卡宾枪子弹射去,土匪才跑了个没影。但由于各方面的扎实工作,县人民政府在10月底就成立了。

  我今年已经80岁了,能在解放初期作为一个南下干部来到象山,并一直看着象山蓬勃发展,我感到很欣慰。

  那时,我在昌国带民兵●口述:王必来整理:应红鹃

  我们是1949年7月7日下午到象山的,当时旧政府里的文件散乱得一塌糊涂。我们在县里住了十来天,主要是保护文件等。我们县大队二十几个人,当时,土匪闹得很厉害,我们只好撤到乡下到处流动,这流动的时间有一个多月,其中大半个月是住在大土匪史文家里的。第二年宁波警备二团来象剿匪。下半年我去宁波军分区学习。

  1953年我再回象山,去了武装部,在昌国带民兵,有二三百个民兵。每天早上大家6时就集合,跑步半个小时,然后分头剿匪、生产。当时有一个叫“长白龙”的土匪组织很猖獗,老是抢老百姓的粮食,我们和他们整整斗了一年多。那时水稻种的是“小株密集”,没有肥料我们把草皮晒干烧灰当肥料。人很辛苦回报很少,一亩田产量不过一百来斤。

  回家乡剿匪反霸●口述:董传根整理:何幼松

  1949年9月下旬,当年我21岁,我从中共宁波地委工作组回到象山。那个时候,象山已经解放了。因为当时象山干部紧缺,参与解放和开展象山地方政权管理的大多数是南下干部,家乡群众听不大懂北方话,我回到家乡既可以充当“翻译”,又可以方便做群众工作,所以我与在宁波的其他4位象山人一起回来了。

  当时的象山可以说还很乱,国民党部队残余力量集结象山,土匪恶霸横行乡里。在开展剿匪反霸工作的同时,我们还要进村入户开展征粮收柴工作,从农户那里收了粮食,给粮票,收了柴火给柴票,这些都要我们做好解释工作。由于工作深入细致,任务都完成得很好。剿匪反霸工作难度最大,当时我还兼任了团工作和秘书工作,出门剿匪的时候,为了安全,把那些印章也带在身边,剿匪反霸工作足足进行了一年多,我们的工作最后都得到了群众的大力配合。 1950年六七月份,剿匪反霸工作基本完成。

  发动群众,凝聚群众力量●口述卢桂英整理张慧英

  我是1949年7月份到象山的,当时我还只有20岁。到象山以后,我们就将现在丹西那边的一个祖堂作为我们的办公地点,并组建了一个工作小组。而我的工作主要就是向人民群众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发动群众靠拢党组织。

  我记得,当我们到达象山的时候,原先国民党统治的象山旧政府基本上已经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了。当时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土匪势力比较猖獗。为了更好地发动群众,我们几乎每天都要下去开群众大会,给老百姓讲共产党政策的好处。我还记得,当时我们丹城的各个角落都张贴着我们共产党类似“依靠群众、发动群众”的宣传标语。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老百姓开始渐渐相信我们,并积极向我们报告隐藏的土匪,在群众的支持下,我们那时候大概剿灭了近2000个土匪。

  1950年,我先后被分配到大徐、新桥等地宣传土改政策,在大徐,我担任区妇女主任的职位,领导全区妇女工作,首先将妇女们召集、发动起来,为贫农争取土地。1951年中旬,土改成功。1952年底我就去县总供销社工作了……

  南下,我来到了象山●口述:薛祥符整理:黄波

  我1949年毕业于济南华东交通专科学校,当时年轻充满朝气,与同学一商量,一行八人就南下开展革命工作了。

  到象山是1949年10月中旬,当时我与同学小徐一起被分配到了南庄粮库。那时候南庄粮库的主任叫郭占三,光杆司令,我们到了之后才一起开展工作。我主要负责修建粮仓,可是这么几个人能成吗?脑子一转,就开始去找地主家的粮仓,果然有许多现成的空着的粮仓,之后又发现了废弃的学校。这下,粮仓问题算是解决了。小徐则负责招人,注册,过秤等工作,一个司令两个兵就是这样开始开展工作。不久后,我的工作就转换成税收了,先是负责南庄的税收工作,也带了两个兵,一个是小汪一个是小胡,他们是原银行的职员。那时候就收两种税,一是屠宰税,另一是营业税。再接着就负责石浦的税收了,当时丹城和石浦还没法比,全县70%的税收都来自石浦。

  其实,当时开展工作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土匪多。我曾与南庄区组织委员聂延忠一起被分配到爵溪去开展工作。我们到了那里首先防的就是土匪,那时候土匪就盘踞在离爵溪不远的南韭山上,经常来偷袭。为了巩固政权,我们就组织农会,严防土匪。有一次,一个乡丁发现了单个土匪,跑来向我报告,当时我不忘剿匪的任务,拔枪就追,可最后还是让他跑了。不久,我被调离了爵溪,之后就听说聂延忠被土匪给杀害了,我好难过。

      稿源:   
相关报道
关闭     

广告热线:

13906841860
13884442702
论坛热贴| bbs
 
美图共享| picture
冷家油田夕照
残骸
山乡春雾
初冬泸沽湖的纯净
《牛首山》
这个地方叫崇明
最美丽的小镇--hallsta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