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象山方言趣事
 

    象山方言除石浦镇沙塘湾村的闽南话和夹杂着北方方言和吴方言的爵溪话外,都属于吴语宁波次方言。但由于种种原因,象山方言还是有很多差异的。

  如,爵溪的“丫头小娃,城里人乡下人”,西乡的“‘甜’么‘甜’死,‘挑’么‘挑’死”,南乡的“介姆(什么)该人(谁),诺地(哪里)堂地(这里)”,东乡贤庠的“你侬我侬,鸭拉班人(我们)”,等等,相互调侃,风趣横生。因为以前东南西北的象山人交往交流的少, “夹山不同腔,十里不同俗”。有些相异的乡音乡风很容易带来彼此暂时的交际困难、人际误解乃至地域文化的冲突,生活中也确有其事。

  20年前,本人毕业分配来到东溪中学任教。刚开学的一天晚自修,我在教室里管理并指导学生,一个名叫胡春秋的初二(2)班学生问我一个英语问题:“王老师,‘咯戏街(东溪音)’是什么意思?”

  我自忖再三,仍不解其义,就试着反问几次:“什么‘咯戏街’?‘咯戏街’是什么?”

  该学生似乎也不能理解我的问话。最后,我只得悻悻地回答:“真的,‘咯戏街’我不知懂。”

  可以肯定的是,师生两人对这句话的理解也产生了歧义。过了约莫半节课的功夫,我恍然大悟,原来“咯戏街”是我老家“壳坞采(珠溪音:这里,这地方)”的意思。

  过了一些日子,学校里的一位女职工穿着一双新皮鞋来上班。碰面时,我恭维了一句:“ 阿吆,机米(今天)你的鞋爿介派头啦!”

  话一出口,引来的是那位女职工的沉脸瞪眼:“我好好的一双新鞋,咋成了鞋爿了呢?”

  后来,才知道东溪话的鞋爿绝对是旧鞋、破鞋,而在珠溪的方言话语中,鞋爿既可以指旧鞋,也可以指新鞋,甚至在人际交往中,带“爿”字正好可以反映大家关系亲密友好,如:称某人为某某爿,很多人也常称自己媳妇为老女爿的。

  又有一天,与家住供销社的蔡老师在东溪街上走,他客气地把我介绍给过路的一个熟人。对方听我讲话(像)丹城口音,便问我是否丹城人,我即回答是珠溪人。这时,对方脸上眼中掠过一丝莫名异样的神色。在东溪工作的3年里,这种场合就遇见过几次,也从同事的玩笑中渐渐明白,天哪!“珠溪人”竟然是东溪话中的骂人口头禅“猪气人,猪气公”,呜呼!尽管他们没有那般恶作剧,可我这个珠溪人是暗地里却大吃其亏,还是赶快换个工作地点吧。(王良庆)

   
 
     
衣裳穿勒薄滴滴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