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童年和童谣
 
    老丹城孔圣殿的对面有个“大石滩”,早稻上了那儿是晒谷场,夏天则是乘凉的好地方。

  在乘凉时,聚在一起的孩子们。常常仰望满天繁星的夜空,指着银河两边的星星,口中念道:“七簇、扁担、牛轭、犁耙、梭———星。七簇、扁担、牛轭、犁耙、梭———星。”这句童谣要连念数遍,看谁说得速度快而又不出差错。有点像相声演员练习拗口令似的。我通过这句童谣从小就认识了银河周边的星星,还有北斗星和“天亮晓”(金星)。

  夏晚,经常能看到流星。当时有一种说法:当你看到流星时,马上解开自己的裤带,又连忙再把它结上,然后随即俯身在地上拾起一件随便什么东西,当你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而流星尚未消逝,那末,你在地上捡到的无论什么东西都会变成金子。我们这班孩子曾天真地试过,有的事先把裤带松开些,有的拣个小石子放在身边,免得临时捡不到东西,做完了这些准备之后,大家抬头望着夜空,等待流星的出现。“流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果然,一颗星划出一条长长线来了。我们忙不迭去解裤带,哪里来得及,手刚碰着裤带流星就没有了。

  一边看星星,一边念童谣是一件有趣的事。《一粒星,卜楞灯》是一首常被念诵的童谣。

  “一粒星,卜楞灯/两粒星,挂油瓶/油瓶漏,炒绿豆/绿豆香,抲生姜/生姜辣,抲乌鸦/乌鸦乌/抲鹁鸪/鹁鸪叫,抲鹰鹞/鹰鹞飞,抲竹鸡/竹鸡头上一个髻/破开三斗三升血/血呢?血给婆婆喝唠(喝掉)嘞/婆婆呢?婆婆头缸弄里幽(躲)嘞口敢/寻寻寻勿着/去到河头洗衣服/再到河头寻/跌倒河中央/造(啥)东西去撩?/长廊竿去撩/造(啥)东西当棺材?/番茹皮当棺材。/造东西当冲杠(扛棒)?/灯芯当冲杠。/造(啥)人抬棺材?/两只红皮老鼠抬抬/造(啥)人哭哭?/两只乌草鸡哭哭/咋哭哭?/咯咯干,咯咯干。”

  大石滩尽头杂草丛生,这就招来许多萤火虫。萤火虫尾部发光,黑夜中一闪一闪地在空中飞来飞去,很是好看,孩子们常把它们捉来玩。因为喜欢它,所以也不虐待它,只是置在手掌中赏玩一番后就把它放走了。有时各人捉一个,对掌中闪着绿色的萤光,齐声念道:

  “火萤台,夜夜来/一夜勿来抲侬煤(焚)灰堆/借你牛,行田头/借你马,上宁波/一上上到丈姆(岳母)家/丈姆看见热心头/搬出和饭(小菜)六盆头/一盆水鸡炒带豆/一盆咸蛋红丢丢/一盆虾蛇(海蜇)硬嗖嗖/一盆青菜绿油油/一盆苋菜股上牌楼/一盆冬瓜浇麻油/门口一只狗/眼睛乌溜溜/看我吃饭勿肯走……

  有时两个孩子面对面坐在小凳子上,两手抓住对方的两手,上身一下前一下后地做着拉锯的动作,口中念道:

  牵锯(象山土音念“gei”)嘎锯/油麻草鸡/爹吃块/娘吃块/剩块小妹妹/小妹妹,还欠多/道地中央擂个涡/撮个破铜钿/买根小白鳊/和家老小一餐鲜。

  孩子们最喜欢念的还是《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动作还是和《牵锯嘎锯》一样,只是内容变了,不是拉锯,而是摇船。一边摇,一边念:

  摇啊摇,摇啊摇/一摇摇到外婆桥/外婆来咯纺棉花/娘舅来咯摘枇杷/枇杷树里摘朵花/舅姆戴戴走人家/东家走西家/西家走东家/走得鞋爿呒终渣/还讲人家勿泻(沏)茶/咕噜咕噜讲人家。

  还有一首《矮矮佬,爬起早》也很有趣。

  矮矮佬,爬起早/开开上门(大门)倒一跤/撮锭大元宝/讨个老婆大脚嫂/煮起饭来烂糟糟/生个儿子蹲地炮/炮,抛铜钿/钿,钿火熜/熜,葱管糖/糖,糖烧饼/饼,饼膏药/药,药先生/生,生萝卜/卜,卜沙蟹/蟹,蟹头颈/颈,蒸米饭/饭,饭筲箕/箕,箕空篮/讨个老婆卖鸭蛋。

  有时,对着初升的圆月,大家一块儿念起《月亮汪汪》的童谣来。

  月亮汪汪/囡来望娘/娘看见,心头肉/爹看见,百花香/哥哥看见亲妹妹/嫂嫂看见赶娘家/勿吃哥哥肩头饭/勿穿嫂嫂嫁时衣/吃爹饭,穿娘衣/前堂吃饭后堂嬉/拿把白米喂金鸡/金鸡吃得满天飞。

  一群孩子有大有小,七八岁的孩子正是换牙期,有的缺掉两只门牙,黑洞洞的一个窟窿,很显眼,这样的形象被叫做“缺牙龙”。十来岁的孩子就会拿他们来寻开心,冲着他们齐声念道:

  缺牙龙,倒齿洞/一倒倒到夜桶弄/撮堆烂糖浓/还当糯米粽/吃吃臭哄哄/笑煞磕头虫。

  小女孩听了连忙把嘴闭起来,并气恼地白了他们一眼,小男孩则被逗笑起来,又赶紧用手捂着裂开的嘴,免得显露真相。“缺牙龙”的强烈反应更加激起大孩子的兴趣,愈加起劲地念起来,直到“缺牙龙”们逃开为止。

  大石滩也是民间文艺活动的场地,春节期间,凡农村的舞龙队进城后,必定先在大石滩中亮相,拿出看家本领,一显身手,以博得观众的好评。有时两支舞龙队不期而遇,同时进场。便一起演双龙抢珠,两条龙,抢着一颗珠,有时散开,有时缠在一起,翻滚飞舞,活灵活现,非常精彩。舞龙队在大石滩舞完便大街小巷一路舞去,若经过大户人家便进门在道地中央盘上几圈。此时,户主会拿出一些过年的点心或几升米,作为酬劳。关于盘龙灯,有一首童谣:

  嘭能,嘭能/仇家山人盘龙灯/竹节糕,硬礅礅/红豆米团,整个吞/夹沙糕,层管层/吃饱肚子盘龙灯/龙灯越盘越高兴。

  童谣是儿童自己编,自己念的歌谣。它蕴含着儿童的丰富的想象力和天真的童趣,又极富生活气息。这许多童谣不知产生于哪年哪代。小孩子跟着大孩子念,小孩子长大了又传给比他们小的孩子念。如此,一茬一茬,代代传承不息。后来时代变了,儿童的生活条件和生活空间也变了,古老的童谣也失去了生长的土壤,于是被隔断了,被遗忘了,生动活泼的童谣变成了遥远的声音。

  注:象山童谣须用象山方言来念。(薛炳元)
   
 
     
衣裳穿勒薄滴滴个